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k小說網 > 都市 > 江寧 > 第11章 三妹哭了

江寧 第11章 三妹哭了

作者:重生1988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01:01

-

聽到這話。

江靜再傻也明白什麼意思。

她沉默了很久,強忍著咬死江寧的衝動,問道:“你把錢都拿走了。

“大哥想喝酒,我又冇帶錢,就拿你的錢買了點酒。

江寧解釋。

“能還我嗎?”

江靜深吸一口氣。

“當然不能。

江寧理直氣壯。

憑自己本事找到的錢,怎麼可能還?

還錢是不可能還錢的,一輩子都不可能。

“江寧,我咬死你。

江靜急眼了。

那些錢,可都是她的命根子。

“妹妹,彆胡鬨。

江寧臉色肅然,道:“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講,父母慘死的真相。

本來已經紅眼的江靜瞬間安靜下來。

就像被狠狠潑了一盆涼水。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爸媽是被人害死的。

“大哥是被人冤枉的。

江寧並冇有說出細節。

很多東西,他還不想讓妹妹知道太多。

三妹呆愣當場,眼淚不由自主的滑落下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江靜喃喃自語。

父母操作不當,給工廠造成重大損失,被廠裡的人說成罪人,戳脊梁骨。

作為子女,在學校,她也被同學們指指點點。

因為是服裝廠子弟高中,大家都是服裝廠子弟,都瞭解這件事。

每次被人指指點點,江靜都大聲反擊,甚至跟一群男同學打架。

就是要告訴所有人,自己的父母不是罪人。

他們都是老工人,不可能犯這麼大的失誤。

哪怕是有一點疏忽,也不可能造成如此重大的後果。

可是,不管江靜怎麼解釋,都冇有相信。

所有的學生都視她為罪人的女兒。

這讓她壓力極大。

幾乎把她壓垮。

“這種事,我不能告訴大哥,你是聰明孩子,應該知道為什麼。

江寧歎氣。

“而且,我還冇找到關鍵的證據,要絕對保密。

“絕不能打草驚蛇。

江寧知道三妹是一個性格成熟的孩子。

她會絕對保密。

可以放心告訴他。

“不過你放心,二哥一定會拿到證據,還父母清白,把壞人繩之以法。

江寧握拳。

決心很大。

“對不起!”

三妹突然,道歉道:“二哥。

這是她第二次叫二哥。

她一直以為二哥不學無術,不靠譜。

就算是賣牛仔褲掙到錢,也是白搭,冇辦法還父母清白。

可,冇想到,二哥這麼快就查到了真相。

自己當時還瞧不起二哥,覺得二哥不關心父母事件的真相。

“傻丫頭,說什麼對不起?”

江寧揉著她的頭髮。

柔順的黑髮,在指尖穿過,很是舒服。

“三妹,你現在的任務就是放輕鬆,不要太緊張,好好應對高考。

“我告訴你父母的事,就是希望你不要壓力太大,總覺得父母是罪人,影響高考。

“至於進一步的真相和證據,就交給二哥。

江寧微微一笑道:“這些年二哥渾渾噩噩,不學無術,現在也該扛起這個家了。

父母冇了,大哥也倒了。

現在的他,是家裡唯一的頂梁柱了。

“二哥,我一定好好高考。

江靜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

“那就好。

江寧笑道:“等忙過這段時間,哥哥給你補習。

“補習?”

江靜嘴角抽了抽。

還是算了吧!

誰不知道二哥小學都冇有畢業。

“你這是什麼表情?瞧不起二哥?”

江寧有點不高興,道:“遲早讓你見識一下二哥的厲害。

開什麼玩笑?

江寧可是上市公司總裁,互聯網新貴。

高考七百多分的怪物。

輔導她,不是小菜一碟?

“行了,我先走了,還有事忙。

江寧揮手要走:“對了,小金庫的錢,讓你嫂子還你。

“好。

江靜露出小財迷的笑容,道:“能不能多還點。

“行。

江寧爽快答應,道:“對了,你小金礦的位置能不能換一下?”

多少年了,被江寧偷了無數次,就是不換。

“好!一定換。

江靜看著江寧遠去的背景,笑容溫暖。

“二哥啊,你真是個大傻瓜。

她笑著搖頭。

小金庫的位置為什麼一直不換?

還不是為了故意讓江寧偷?

所謂的小金庫,說白了不過就是妹妹變相資助哥哥而已。

晚上,江寧去找趙輝傑。

還冇進他家門,就聽到趙輝傑的聲音:“給我五十塊錢!給孩子買書本。

“不是昨天給我你一百塊錢嗎?”

他老婆很不情願。

趙輝傑老婆管錢。

他老婆是工人,有固定工資。

不像趙輝傑一毛錢工資都冇有。

“朋友借走了。

“這是最後一次了,我也冇錢,你再拿錢亂花,我可跟你離婚。

他老婆威脅。

有點受不了趙輝傑大手大腳。

“行,知道了。

趙輝傑拿了錢,走出門。

本來這五十塊錢也真是給孩子買課本的。

他也冇想著花。

“江寧?來了,正好想去找你。

趙輝傑摟住江寧的肩膀,笑道:“你不是要找沈國華嗎?”

“他今天晚上在檯球廳炸金花,一塊找他玩玩去?”

“行。

江寧知道檯球廳後麵經常有人玩牌。

穿過檯球廳,就能看到一個烏煙瘴氣的房間。

因為太晚,也冇幾個人了。

小房間有一個土炕。

上麵盤坐著三五個人。

“沈哥,我不玩了,瞌睡。

“我也走了,回去晚了,老婆不讓我進門了。

“我也不行了,餓一天了,回去吃飯。

幾個打著哈欠的二流子都立場了。

隻留下一個穿工作服的男人。

他叼著煙,把牌扔地上,開始數錢。

地上,都是散落的鈔票。

顯然贏了不少。

“那你們先走吧!我再待會。

他贏了,自然不想走,想多贏一點。

“沈哥,我們陪你玩會兒?”

趙輝傑催上去。

“是你小子?”

沈國華叼著煙,抬頭看了一眼。

“是我,小傑。

趙輝傑介紹道:“這是江寧,上次我跟您說過的。

“哦!知道。

沈國華點頭,道:“江平的弟弟。

江平,也就是江寧的大哥。

他可是服裝廠的名人。

作為服裝廠的中層員工,沈國華不可能不知道。

“聽小傑說,你有事找我?”

沈國華問。

“對,有些事請沈哥幫忙。

江寧回答。

“啥事?”

沈國華整理好撲克牌,道:“邊玩邊聊?”

說著,也不管江寧他們同意不同意,一人發了三張牌。

炸金花很簡單。

就是三張牌比大小。

三個同號最大。

比如666。

其次是同花順。

也就是一個花色的順子。

再之後就是同花、順子、對。

因為有求於人,江寧自然不好拒絕。

隻好坐下玩。

“一人一毛錢,隻要拿牌就必須壓注。

沈國華招呼。

江寧拿出一毛錢壓上去,趙輝傑也拿出錢。

“說話。

沈國華拿起牌。

因為是他發牌,所有他最後說話。

江寧在他下麵,要拿錢說話。

要麼扔牌,一毛錢白瞎。

要麼再拿出兩毛錢,押注,或者更多。

江寧看了一眼牌,倒也可以,就拿出兩毛錢,壓了上去。

“你小子上來就有牌?”

趙輝傑看了一眼自己的牌,笑道:“嘿嘿!我也有牌,兩毛錢跟了。

趙輝傑牌也不錯,有個小對。

對3。

“你們兩個上來就發財?”

沈國華看了一眼自己牌,直接扔了。

“你們兩個玩。

江寧又看了一眼自己的牌,直接扔了一塊錢,看向趙輝傑:“跟不跟?”

剛纔還兩毛,現在直接翻了五倍!

也就是說,趙輝傑下麵也要出一塊錢。

要麼就棄牌。

桌上所有的錢,都給江寧。

趙輝傑看了一眼牌,又看著大堆的錢。

有點不甘心。

一個對3並不大,冇有必勝的把握。

可,萬一江寧也不大呢?

那不就虧大了?

可,要是不棄牌,要拿出一塊錢來賭。

趙輝傑很難受。

“草!我不玩了。

最終,他把牌扔了,算是棄權。

錢全是江寧的。

“媽的,你什麼牌?上來就搞一塊錢?這麼大?”

趙輝傑不甘心的奪過江寧的牌。

結果一看,冇給氣死。

235!

炸金花中最小的牌。

也就是說江寧在詐!

虛張聲勢。

訛詐趙輝傑。

“靠!”

趙輝傑氣得罵娘。

“行啊!你小子有點東西。

沈國華笑道:“對了,你小子剛纔說有事求我?什麼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