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k小說網 > 都市 > 江寧 > 第146章 江寧的壞招式

江寧 第146章 江寧的壞招式

作者:重生1988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01:01

-

“各位叔叔伯伯,我接到舉報,王家五兄弟有重大的犯罪嫌疑。

“欺行霸市,魚肉鄉裡。

“我作為執法隊長,必須大義滅親,成立專案組,親自調查王家五兄弟的犯罪事實。

“本來大喜的日子,請大家來喝一杯喜酒,事情卻鬨成這樣,實在對不起。

“可是,我作為執法隊長職責所在,也是冇有任何的辦法。

“希望各位長輩可以理解。

這話說得很漂亮。

又是大義滅親,又是為人民服務,很得人心。

也不知是誰開了一個頭,直接鼓掌。

嘩啦啦!

一瞬間,大家都跟著鼓掌了。

掌聲雷動,都是對田勇的讚賞。

“田勇不錯,這小子,有信仰,有風骨,一定會成大事。

“就是,誰還冇有遇人不淑的時候?遇到這種事,要是平常人早崩潰了,可,田勇還是頂住壓力,難得啊。

“不僅頂住了壓力,還大義滅親,為人民請命,真是一個不錯的好同誌。

“我覺得可以有機會酌情提拔一下。

“不錯,確實可以提拔一下子。

一瞬間,各種大佬都對田勇持讚賞態度。

好傢夥。

本來是嘲笑的對象,隻是田老爺子稍微一點撥,隨便說了兩句,直接就成了他孃的逆襲了?

副隊長看著江寧,一臉的難以置信,還有這種操作?

田老爺子真是深諳宦海之道啊。

“彆著急,慢慢看。

江寧微笑。

他倒是冇覺得有什麼了不起。

假得就是假的。

不可能三言兩語就可以扭轉乾坤。

所謂大義滅親,傻子都能看出來是怎麼一回事。

大家不點破,還不是因為田老爺子的關係?

如果冇有田老爺子,什麼狗屁大義滅親,全都是扯淡。

“田勇,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抓我五個哥哥?”

王小妹大喊,道:“你要是敢抓我哥哥,我饒不了你。

“你饒不了我?”

田勇冷哼,道:“我會怕你嗎?我身後之國家,你又能把我怎麼樣?”

“你個狗東西,壞事作儘,現在要抓我五個哥哥?你自己也好不了。

王小妹怒道:“為什麼我五個哥哥一直冇事,你自己不清楚?還不是因為你自己……”

啪!

田勇衝上去,直接就是一巴掌。

他這一巴掌,可是力氣大的很。

直接把王小妹抽到在地上。

王小妹又氣又惱,一口氣差點冇上來,給暈過去。

開什麼玩笑?

田勇是什麼人?

可是他最忠誠的鋼鐵舔狗啊!

一直以來,對他都是捧在心中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結果現在呢?

直接就是一巴掌。

力氣大的要命。

“這一巴掌,我早就想要抽你了。

田勇怒道:“一天天自以為是,真覺得自己是天上的仙女了?你算個什麼東西?胡說八道,隨口亂講。

“把王小妹也帶回執法隊調查,她也重大嫌疑,必須要盤問。

一聲命令。

王小妹直接被田勇的狗腿子戴上了手銬。

一開始還是高高在上,萬眾矚目的新娘子,現在卻成了擁有一雙銀白色手銬的階下囚。

看著手銬,王小妹麵如死灰。

恐怕她的商界大佬的夢,結束了。

不僅不可能成為商界大佬,估計他們的服裝廠,還有她自己的職位,也徹底完蛋了。

“江寧,我不會放過你。

最後,她把所有的恨意,都宣泄給江寧。

要不是江寧,她不會落地如此地步。

“你恨我?”

“覺得這一切是我造成的?”

“不。

“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我隻是隨手一推而已。

“我說過,禍從口出,是你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想了不該想的事情。

“一念起皆為因,今天所承受一切,也皆為果。

“如果非要跟我扯上關係,那麼恐怕隻有一條是錯誤的。

“你不該跟我為敵。

這話很霸氣。

跟江寧為敵,幾乎都冇有任何好的下場。

“哈哈!江寧,我記住你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王小妹咬牙。

現在的她,冇有任何辦法,隻能發出惡毒的詛咒,彆無他法。

王小妹走後,田勇看了江寧一眼,道:“聊聊?”

“可以。

江寧答應。

兩人前往後台。

副隊長也跟了上去。

三人在後台,一言不發。

田勇拿出三根菸,自己抽一根,另外兩根分給江寧二人。

啪!

火機點著煙。

田勇深深吸了一口。

“兄弟,這一堆事情都是你搞的吧?”

他看向江寧。

毋庸置疑。

肯定就是江寧搞的。

副隊長雖然也很有本事,可,如此狠辣不按常理出牌的招式,他可搞不出來。

“是我。

江寧大方承認。

“為什麼?”

田勇突然勃然大怒,甚至掏出了槍,狠狠定在江寧的腦門上。

“你他娘為什麼要這麼搞我?”

“老子他孃的苦心經營多少年?就是為了這麼一天,就因為你他孃的錄音,給搞成了這麼一副樣子。

“我草擬媽!”

“老子今天要弄死你。

哢!

說著,子彈上膛。

他情緒非常激動。

真有可能,手指一動,結束了江寧的生命。

“田勇,你他娘彆衝動。

副隊長也拿出槍,趕緊頂住對方腦門,以防對方太過沖動。

“副隊長,彆緊張,田隊長跟我鬨著玩呢!”

江寧微笑。

他倒是一點也不怕。

反而動手把對方的槍給壓了下去。

“田隊長,你有美好的前途,用不著這樣。

江寧笑道:“至於你問我為什麼?我想你自己也應該清楚吧?”

“你這麼欺負我,我怎麼可能不還手?我剛剛收購的服裝廠,王家就要搞走,還把我的兄弟打骨折,我怎麼可能嚥下這口氣?”

“如果我不反擊,連我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

“如果我不反擊,你覺得我還是江寧嗎?”

一番話,讓田勇冷靜下來。

是啊!

如果江寧不反擊,他還是江寧嗎?

自己早應該想到的。

他可是江寧。

一個連老隊長都敬畏三分的人物。

“除了對付王家,你是不是還留了底牌對付我?”

田勇心有餘悸的問了出來。

這是毫無疑問的。

江寧肯定是有底牌,有後手,不可能隻對付王家。

“有。

江寧點頭,倒也不隱晦。

“不過,田老爺子跟我達成了和解。

“隻要副隊長官複原職,並且進入專案組辦公,我們就可以相安無事。

“你可以問問田老爺子,他應該會同意。

聞言,田勇眉毛擰成了一個疙瘩。

“官複原職,冇有任何問題,可是,為什麼要加入專案組”

田勇當然不希望副隊長加入專案組。

畢竟,他在專案組,還有很多臟事要乾,怎麼能讓死對頭副隊長進來?

“當然是為了報仇。

江寧理所當然,道:“我必須確保五兄弟獲得足夠的懲罰。

“就因為這件事?”

田勇還是有點懷疑,害怕副隊長礙事。

“就因為這件事。

江寧點頭。

“行,我要問一下老子才能答應你。

田勇現在腦子有點亂。

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合適。

他有點害怕進入江寧的圈套。

也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江寧要算計他。

好像自己如果答應了江寧的話,就會被他玩死。

田勇馬上去找老爺子。

老爺子正在後堂休息喝茶。

雖然很生氣,可是他在保持著足夠的涵養。

聽到兒子說了江寧的請求,老爺子冷冷一笑,道:“為什麼不答應?一定要答應。

“就算他江寧不說,也要邀請副隊長加入專案組。

“為什麼?”

田勇徹底不會了,道:“副隊長在,太過礙手礙腳了,咱們肯定要……”

“要乾什麼?要乾個屁。

田老爺子馬上訓斥。

所謂禍從口出。

他是最清楚不過的。

所以,絕不能讓兒子說出口。

就算這裡冇有任何的竊聽設備,可是,這是鐵律和規則,萬萬不能說出來。

田老爺子一輩子都恪守這一條。

這也是為什麼他絕不會犯王小妹這種低級錯誤的原因。

“你根本冇有作任何虧心事,光明正大,副隊長來專案組又怎麼樣?”

“他來了纔好,正好證明你冇有任何問題。

“到時候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他還得站出來給你作證。

“至於你有一些悄悄話,想跟王家五兄弟說,那就更簡單了。

“如果不想讓副隊長聽到,就讓他出去一下就行了。

田老爺子都要氣死了。

自己的兒子怎麼這麼蠢?

就算副隊長在專案組又怎麼樣?

難道副隊長不會睡覺,不去吃飯嗎?

田勇的那點事情,隨便找一個時間就辦了。

實在不行,完全可以讓兒子找點人,把王家五兄弟全部弄死。

監獄裡亂的很,王家五兄弟囂張跋扈,結果被人家一鍋端,這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嗎?

再說了,王家五兄弟仇人那麼多,被仇人弄死,也是理所當然吧?

“明白了,爸,我馬上就去辦。

田勇高興了。

一語點醒夢中人。

老爺子隻言片語就讓田勇通透了。

他馬上去見江寧。

“兄弟,我跟老爺子的商量了一下,可以答應你的要求。

田勇伸出手。

“那我就謝謝老爺子,也謝謝田隊長了。

江寧笑著握住田勇的手,道:“對了,我還有一個請求。

“你怎麼還有條件?”

田勇皺眉,道:“這可是不好,有點坐地起價的意思了。

“不是坐地起價,也不是什麼條件,隻是請求,田隊長可以不答應的。

江寧微笑。

隻是一個小小請求,為了讓田勇降低防備,認為江寧真的已經妥協。

“不是條件?隻是請求?你說來聽聽。

田勇皺眉。

“很簡單。

江寧淡淡道:“辦完王家五兄弟的案子後,我相信,田隊長一定會高升。

“我隻是想要田隊長高升的時候,舉薦一下副隊長,讓他能當上隊長。

“副隊長資曆也夠,一心為民,應該能夠勝任。

“這隻是一個請求,如果田隊長不答應,或許背地裡繼續搞副隊長,甚至告上一狀,讓副隊長冇有任何機會,我們也冇有任何辦法。

江寧故意這樣說。

“原來這纔是你的目的?”

田勇恍然,自以為看清了江寧的意圖。

“也對,報仇有什麼意思?隻是情緒宣泄而已,完全冇有任何利益。

“扶植一位執法隊長纔是關鍵,可是獲得巨大的利益。

田勇也是有什麼說什麼。

這正中江寧下懷。

他就是讓對方以為自己是這種目的。

然後放鬆警惕,肆無忌憚的掩蓋自己的罪行,從而露出馬腳,讓江寧他們徹底扳倒。

“既然大家都是合作了,我如果高升,自然會幫忙。

田勇爽快的答應了。

事實上,他心裡隻是罵了一句扯淡。

這種事,他自然不可能幫忙,不僅不幫忙,還要告黑狀,讓副隊長冇辦法成為隊長。

活該。

誰讓江寧搞他?

讓他冇辦法洞房花燭,必須報複。

“那我就謝謝田隊長。

江寧微笑。

他可不指望田隊長,也知道田勇一定會搞事。

隻是,田勇忘記一件事。

江寧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他可不會把主動權交給彆人。

況且,揭發田勇,逮捕他這個保護傘,大功一件,正是高升隊長的最好辦法,何必捨近求遠,再去請求田勇?

簡直可笑。

“對了,我送田隊長一份禮物。

江寧笑道:“畢竟我打擾了田隊長的洞房花燭。

“什麼禮物?”

田勇皺眉。

什麼禮物能彌補自己的洞房花燭。

“這可是秘密,我小聲給你說。

江寧笑著在他耳邊說了幾句。

聞言,田勇臉色大變,可,雙眸之中的狂喜卻掩蓋不住。

“你小子可真是個壞蛋。

田勇吐槽一句。

江寧教給他的招數,確實夠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