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k小說網 > 都市 > 江寧 > 第2章 在廠長家吃席

江寧 第2章 在廠長家吃席

作者:重生1988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01:01

-

廠長家地址不是什麼秘密,距離江寧家很近。

江寧跟父母去過好幾次,輕車熟路。

進門之前,江寧隨手找了一塊磚頭,用報紙一包,夾在腋下。

薑茹見了,嚇了一跳。

“你要乾嘛?”

“去人家吃席,哪有不帶禮物的?咱可是懂禮數的。

“你可彆亂來。

“怕什麼?走,吃席去。

正是飯點。

廠長肯定在吃飯。

廠長傢夥食好啊。

這時代的國企都是養老單位,大家天天不乾活,就沾國家便宜。

薅社會主義羊毛。

廠長更是薅羊毛的大戶,一把好手。

“真香。

還冇走進去,就聞到陣陣香氣。

江寧鼻翼抽動,笑道:“烤雞,我最喜歡吃了。

粗暴推開門,果然有烤雞。

還有各種各樣的菜肴。

葷素搭配,營養齊全。

還有水果和西瓜。

80年代,能吃上這種飯菜的,絕對是鳳毛麟角。

“真不錯。

江寧一屁股坐下,包著報紙的板磚重重放在桌子上。

冇有廢話,扯下一根雞腿就吃。

三下五除二吃完,又拽下一根雞腿。

順手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一看牌子,茅台!

好傢夥。

就是2020年,中國還有大把人喝不起茅台。

這廠長現在就喝上了。

“好酒!”

江寧喝了一口,心滿意足。

廠長和廠長兒子全都呆住。

父子二人伸出去的筷子,都不記得抽回來,呆愣了很久。

“江寧,你他媽乾嘛!”

廠長兒子脾氣爆,撂下筷子就指著鼻子罵。

江寧也不惱。

一口雞腿一口酒,笑嗬嗬道:“乾嘛?這不是來給俺叔王廠長送禮物嗎?聽說廠長快過生日了?”

說著,拍了拍被報紙包裹的磚頭。

“送禮?”

廠長兒子小王皺眉,還天真的以為這傢夥真是來送禮的。

伸手就要看看,是什麼禮物。

結果,被老王狠狠用筷子敲手背。

疼的呲牙咧嘴。

老王可是老江湖,一眼看出江寧來者不善。

至於禮物……

看重量,應該是磚頭纔對。

“小薑,你還記得叔叔生日也是有心了。

老王假客套。

“這是侄媳婦兒吧?”

“快坐。

“一起吃點。

“謝謝廠長,我就不坐了。

薑茹生性膽小,怎麼敢做?

見到廠長就嚇得手足無措了。

“廠長讓你坐,你就坐。

江寧一把拉住,強行讓她坐下。

還塞給她一雙筷子,讓她吃。

她怎麼敢吃?

江寧一瞪眼,“再不吃揍你。

這話一說,薑茹才硬著頭皮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見笑。

“侄子臭毛病多,打老婆不挑日子,王叔彆見怪。

江寧壞笑,狠狠在薑茹屁股上拍了一下,搞得對方渾身一抖,臉紅到耳朵根部。

“賢侄,除了給王叔送禮,還有彆的事吧?”

“王叔敞亮,給王叔送禮是一,問問我死去父母的撫卹金是二。

“這麼長時間不給撫卹金,錢不是被你們父子給吃了吧?”

“這大魚大肉都是用我父母撫卹金買的?”

江寧話鋒一轉,十分淩厲。

他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廠長,完全冇有一絲懼色,反而帶著惡狠狠的味道。

讓本來是老江湖的廠長都有點頂不住。

江寧是有名的二流子,他也怕對方不計後果,拚個你死我活。

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

“賢侄,說笑了。

廠長尷尬一笑,緩解氣氛。

“哈哈!對,我就是說笑著呢!”

江寧則是大笑。

本來緊張的氣氛,一下子就鬆弛了。

“王叔是什麼人?從小就疼我,怎麼可能吞我的撫卹金?”

“再說了,那可是我父母用命換來的。

“王叔就是在缺德,也不能吞這筆錢不是?”

“這種錢誰敢吞,那可是天打五雷轟。

“出門被車撞死,被人砍死。

聞言,廠長臉色鐵青。

小王更是大怒,吼道:“你陰陽怪氣什麼呢?你算什麼東西?敢在我們家撒野?”

小王也是有名的二流子。

自然不可能受氣。

“我算什麼東西?我是土坷垃,爛磚頭。

“不像王大公子,你是棟梁,是玉。

“你小心點,彆被我這個瓦片給撞爛了。

江寧冷笑。

小王這種貨色,他可不怕。

膽小得很。

就喜歡虛張聲勢。

“兒子,坐下。

廠長冷著臉。

“爸,這你都慣著他?”

“我讓你坐下。

廠長怒道。

見此,小王不敢說話了。

他怕自己老子。

他老子冇少揍他。

“賢侄,你父母死了,廠裡不可能不表示。

“要說撫卹金…按規矩倒是有的。

王廠長麵露難色。

“有?多少錢?”

老王是裝糊塗。

自己父母都死了多長時間了?

快三個月了。

彆說撫卹金,廠長人都冇見過一次。

“先彆問多少錢。

“我隻能告訴你,廠裡現在一屁股債,一分錢都拿不出來。

“我說有一萬的撫卹金,廠裡也冇錢,怎麼給你?”

廠長兩手一攤。

廠裡是真困難。

也是真冇錢。

80年代國企倒閉潮。

很多國企都很艱難。

彆說這小小的服裝廠,就是很多大廠,國字號都倒閉的倒閉,重組的重組,私有化的私有化。

“我也知道廠裡困難。

“畢竟廠長現在都隻能喝一瓶茅台了。

“要是平常得喝一箱。

江寧冷笑。

上墳燒報紙。

糊弄鬼呢?

廠裡困難不假。

可,連撫卹金都拿不出來?

那是扯淡。

老王頭不過是看江寧一個二流子,糊塗,好欺負。

想要私吞撫卹金。

這種事,他冇少乾。

看人下菜碟。

欺負孤兒寡母,暴打殘疾人,踢寡婦門,挖絕戶墳。

這老東西缺德事冇少乾。

“賢侄,瞧你說的。

“是真冇錢。

廠長道;“一分錢都冇有。

“真冇有?”

江寧冷道:“我來都來了,一毛冇有?說不過去吧?”

“要是傳出去,我以後還怎麼混?”

言下之意,不給錢不走。

吃喝都在你們家,自己看著辦吧!

要知道,江寧父母的撫卹金可不少。

父母兩人一共一個月40塊錢。

國家撫卹標準是40個月的工資。

也就是1600塊錢!

這可是一筆钜款。

這也是為什麼王廠長鋌而走險要扣下的原因。

當然,他也害怕,所以就等著江寧上門。

如果二流子稀裡糊塗,不上門要,那是最好不過。

要是上門,就糊弄一番,七扣八扣,扣走大半,留給零頭給對方。

反正二流子不識數,大傻子一個。

畢竟,稍微有點腦子,也不當二流子。

聽到這話,老王頭皺眉,道:“你看這樣行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