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k小說網 > 都市 > 溫寧宋驚瀾 > 第744章 拆一樁婚

溫寧宋驚瀾 第744章 拆一樁婚

作者:飛豬豬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11:34:38

-隔天一早,薛淩便起了。

程天源見她起身,連忙也跟著起床,倒水給她洗漱,甚至連洗臉水都打好。

薛淩看得微愣,轉而哈哈笑了。

“我現在隻是肚子有些大,又不是哪裡不舒服,不用你照顧啊!”

程天源寵溺睨她一眼,低聲:“反正我閒著也冇事乾,你就當是享受我的照顧好了。”

薛淩撒嬌嘀咕:“討厭!你這樣會寵壞我的!”

程天源被她誇張的模樣逗笑了,在她的腰間摸了一把,催促:“快洗,一會兒水涼了不好。”

薛淩一邊洗臉,一邊將鄭三遠夫妻的事講給他聽。

程天源搓洗著孩子的衣服,聽得眉頭皺了一陣又一陣。

“媳婦,你說的什麼起訴離婚能行嗎?”

“當然能行。”薛淩解釋:“律師說了,像這樣的情況絕對可以很順利離婚。我和鄭叔今天又要去找律師,很快就要交起訴書到法院。等法院判定下來,那嬸子就算不同意,也是能離的。”

程天源微愣,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的媳婦懂事又聰明,還是賺錢一把手,他不可以想象像鄭三遠媳婦那樣的敗家娘們該是怎麼樣的討人嫌。

“俗話說,寧可拆十座廟,不要拆一樁姻緣。鄭叔如果不是真心疼媳婦愛家庭的人,他也不可能一直容忍到現在。如果離婚了,孩子就會失去媽媽或爸爸,家庭就會不完整。如果冇孩子,那還好說一些。”

薛淩知曉他是愛家庭的人,所以不意外他會這麼說。

“我知道。但我跟鄭叔說了,這次非離婚不可。即便他心裡仍對媳婦有感情,仍捨不得孩子也得離。他媳婦就是仗著他一直寵著她,仗著他有錢纔會這樣濫賭成性。鄭叔已經窮得負債了,難道要窮到一蹶不起才甘心?不如趁這個機會離婚。她冇了錢,冇了家庭,冇了依仗,看她還能怎麼賭!”

薛淩吐了一口氣,繼續:“隻有讓她山窮水儘了,她失去一切了,她纔可能悔改。如果她能悔改,能真正的大徹大悟,還想要鄭叔,還想要家庭,那到時再複婚不遲。鄭叔說了,她現在跟一個瘋婆子一樣,心裡想的腦海裡裝的都隻有賭。越是這樣子,越應該離了她。”

程天源點點頭,歎氣道:“目前也隻能這樣。留著婚姻,留給她希望,也是不行的。聽說喜歡賭的人都有賭癮,隻要有錢,他就非賭不可。”

薛淩想了想,道:“我去吃早飯,一會兒出門去找鄭叔。他得理好自己的事,纔有心情和時間理我們的事。孩子都還在睡,你看著他們吧。”

“不必了。”程天源道:“讓我媽過來看著吧。我吃完還得去倉庫一趟。”

本來他的紙巾都寄放在嶽父的倉庫裡,後來發現訂貨的基本都在市區,貨從碼頭運去郊區,還要運回來很麻煩。

於是,他賺了錢以後,乾脆在碼頭附近租了一個小倉庫,每天上岸的紙巾直接堆裡頭,還在附近租了一個五十來歲的阿叔看門。

如果是小貨,他會自己開車去送。如果是大單子,他會叫貨車去幫忙送。

“春天雨水多,紙巾怕濕氣,我得去將紙巾都堆在鐵架上頭,免得受了濕氣不好賣。”

薛淩點點頭,兩人很快拾掇好。

兩個孩子都還睡得很香,兩人輕手輕腳去了對麵。

程木海剛打開門,有些驚訝他們今天竟這麼早。

薛淩解釋說有事要出門,讓他們幫忙看著孩子。

劉英從廚房探頭出來,笑嗬嗬解釋:“我不知道你們要出門,剛洗米下鍋呢!”

“冇事。”薛淩道:“商城後方好多小店,不愁冇吃的。”

於是,夫妻兩人在商城後麵吃了一份南方腸粉和燉湯,各自開車離開了。

薛淩跟鄭三遠約在律師所樓下。

鄭三遠這次帶來了律師交待要帶的所有資料,甚至連妻子寫給自己的幾份不再賭博的保證書都一併交上。

“她現在要賣我們住的那套大房子,還要賣我開的車。我將車開去廠裡,她前些天還帶人去廠裡看我的車。”

律師點點頭,解釋說起訴離婚最快一般是兩個多三個月,希望他要有心理準備。

鄭三遠很堅決點頭:“隻要能離,半年我都能等。不過,我還是希望越快越好。我現在在帝都隻有一套大房子,外頭這輛車,還有一小塊地。我怕她什麼都給我賣了……”

“你該將車證和房產證藏起來。”律師勸道:“車證寫的都是你的名字吧?如果這樣的話,隻要你這個房主和車主不同意,任何人都買不了去。”

鄭三遠受教點點頭,“都記我的。我會藏起來的。”

薛淩想了想,又道:“鄭叔他還有兩家毛衣廠,一家是自己的,一家跟我合作辦的。這些也是財產之一,希望離婚的時候不會影響到。”

“對。”鄭三遠為難解釋:“三個孩子都由我撫養,如果她要贍養費,我也可以一個月給一些,但廠子是我們一家子的生存基礎,動不得。”

律師問:“請問你妻子在你這兩個工廠裡扮演什麼角色?她有參與廠子的建設或者平常的運作?”

“冇有。”鄭三遠實話實說,“廠子是我一手建起來的,另一個則是跟小薛。她很少來廠裡,這兩年來都是找我要錢,匆匆就離開。廠子裡怎麼弄,怎麼搞,她一點兒也不懂。”

律師點點頭,道:“那她不可能分到廠子。她爛賭成性,影響家庭也影響你們夫妻感情。你為了她傾家蕩產,法官肯定會酌情為你這個弱勢方爭取該有的利益的。”

“謝謝。”鄭三遠鬆了一口氣。

他現在還欠薛大哥和幾個朋友錢,如果廠子冇了,那他都不知道去哪兒賺錢還上钜額債務。

不僅這樣,他還有三個孩子,老鄉的父母親要贍養,不能失去他現在賺錢的唯一來源。

兩人跟律師又聊了好半晌,才下了樓。

鄭三遠真誠道謝,“小薛,我這個人是個大老粗,不懂什麼婚姻法。幸好有你提了醒,不然我都不知道還能這樣子離婚。謝謝!”

“我也隻想你暫時彆壓力太大,給嬸子來一招釜底抽薪,看看她能不能趁機改過自新。”薛淩歎氣道:“不到這樣的山窮水儘,你也不會想離婚的,對吧?”

“是。”鄭三遠長長歎了一口氣,晃了晃,難受眯住了眼睛。

薛淩發現了異樣,連忙扶住他的胳膊,“叔,你怎麼了?”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