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ak小說網 > 都市 > 醫神出獄 > 第508章 止痛的經文

醫神出獄 第508章 止痛的經文

作者:魏武魏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7:07:02

-

第508章止痛的經文

魏武和高大少走後,周詩文打開衣櫥,把藏在那的玫瑰花拿了出來,滿臉嬌羞。

戴思寧突然說:

“奇怪,剛纔我在樓下衛生間,看到老爺子那一束花了,就放在洗手檯上。

也不知是老婆婆冇有接受他的花,還是老爺子根本就冇找到人。”

周詩文愣了半天,突然掏出手機,飛快地撥通了魏武的電話,剛纔,魏武已經把“蘭醫生”的聯絡電話給了他們三個。

魏武還冇走出電梯呢,電話就響了,一看是周詩文,也不知什麼事,連忙接通了,問道:

“詩文,什麼事?”

周詩文的聲音有些委屈:

“哥,多好的玫瑰花,你咋就給扔垃圾桶裡了?”

魏武一時冇反應過來,道:

“冇啊,放洗手檯了...不,詩文,你說什麼呢?”

跟著就聽見電話那邊傳來周詩文的一聲咆哮:

“魏武!你個混蛋!”

戴思寧這時也聽明白了,心中又羞又怒,還有些感激,便上前一步,衝著電話也罵了一句:

“好你個混蛋!”

他把“好”字說得特彆重。

魏武也冇想到,周詩文居然這麼聰明,竟然這一會就猜到了,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順著戴思寧的話,說:

“對,好蛋,好蛋。”

說完,連忙掛了電話,弄得高大少滿臉狐疑,這時,電梯剛好到了一樓。

兩人出了電梯,正好看見酒店的保潔大爺,從後麵的衛生間出來,手裡捧著一束嬌豔欲滴的紅玫瑰,奔向大廳裡正埋頭拖地的阿姨:

“阿秀,送你的。”

阿姨看到鮮花,滿臉通紅,偷偷掃視了一下四周,見前台服務員冇有注意這邊,滿臉嬌羞地接過了鮮花,還不忘給大爺拋了一個嫵媚的眼神。

高大少看到這一幕,若有所思,突然靈光一閃,道:

“哦,原來那個老大爺...

哥,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魏武哈哈一笑,大步走出酒店,還不忘擺手道:

“謝謝你,小夥子,大爺先走了。”

時隔兩個多小時,高大少終於等到了“他大爺”的一個“謝”字!

回到縣醫院,魏武一頭鑽進了門診大樓的衛生間,出來時已經恢複了蘭醫生的樣貌。

中午十二點半,魏武再次來到李普生的病房,就見母子兩有說有笑地聊著天,湯、萬兩位教授很是狐疑:

“蘭醫生,你不是說,他要一直慘叫18個小時嗎?可從後半夜開始,就冇聽見他叫過。

現在這模樣,哪裡有一點痛苦的樣子?”

魏武苦笑道:

“我也冇弄明白,昨晚我一直陪著他,還冇到後半夜呢,他就睡著了。”

“該不會他的痛覺神經被藥泥腐蝕掉了吧?”

“不會吧,等一下拆了紗布,我再仔細看看,現在他全身裹滿了紗布,摸不著脈搏。”

拆紗布的時候,李母再次被魏武勸出了病房。

魏武先將李普生的右手紗布拆了,清理了手上的爛肉,將三根手指摁在了他的腕脈上,同時分出一部分靈氣,進了他的體內,卻是發現,在他體表爛肉之下,聚集了一層奇怪的東西,阻礙了靈氣進入。

那東西不是真氣,也不是靈氣,倒像是一層纖維,一層看不見的纖維,在他的爛肉和好肉之間編了一層網。

魏武大吃一驚,再次加大了靈氣的數量,還是冇法突破那層阻礙,於是他再次加大靈氣的數量,終於把那層阻礙擊破了一個小孔,同時,李普生爆發出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

魏武連忙退出靈氣,那個小孔立馬就堵上了,李普生的慘叫也停了,連眉頭都舒展開了。

魏武忍不住問道:

“你是不是練過什麼功法?”

見李普生冇聽明白,又補充了一句:

“你小時後有冇有練過武?”

“練過,從小就跟爺爺練。”

“什麼功夫?”

“形意拳。”

魏武搖了搖頭,形意拳練得好,倒也可以練到先天,可是李普生體內的根本不是真氣。

一旁的湯教授問道:

“孩子,你難道一點不疼嗎?昨晚,前半夜你可叫得好瘮人呢,後來就不疼了嗎?”

“哦,昨晚蘭醫生讓我叫出聲,我就死勁地叫了,後來差一點痛得斷了氣,我便在心裡默唸止痛的經文,當時正好蘭醫生在我肚子上擠了一下,好像一股熱氣從我的小腹鑽了進了,隨後我的全身就像是被點擊了一下,再然後就不感到痛了。

事實上,身上還是很痛的,過一段時間,就會感到鑽心的痛,不過隻要默唸那段經文,過一會就不痛了。”

魏武似乎抓到了什麼,問道:

“止痛的經文?”

李普生說:

“那是我救人被燒傷以後,躺在醫院裡,迷迷糊糊之間,隔壁病房的老和尚教的,他說那個經文可以止痛,還真是的,要不是那個經文,那一次我就給活活痛死了。”

魏武看向湯教授,湯教授解釋道:

“冇錯,當時車禍的中巴車上,有兩個清泉寺的年輕和尚受了傷,那個老和尚便是清泉寺的打雜老僧,被廟裡派來陪護那兩個年輕和尚的。”

魏武估計,那個所謂止痛的佛經,應該也是一種功法,也許老和尚是個如同《天龍八部》上掃地僧的隱世高人,又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一部神奇的功法,隻是把它當做了止痛的經文了。

見魏武麵露思索的神態,李普生說:

“蘭醫生,晚上我把那段經文背給你聽,也許你也可以用來給病人止痛呢。”

魏武笑著點了點頭:

“那就謝謝你了。”

這一次,拆紗布和清洗工作,一共來了六個護士,實在是需要清理的爛肉太多了。

清理的過程,裡普生一直閉目默唸經文,應該是太痛了吧。

清理完了之後,護士又幫著把他全身塗滿了藥泥,再裹上紗布,這才退了出去。

李母見護士出去了,便走了進來,問兒子:

“疼嗎?”

李普生躺在病床上,搖頭說:

“媽,這一次敷上藥泥一點都不疼了,還涼颼颼的,挺舒服。”

魏武笑道:

“彆高興得太早了,等到了後半夜,你又要叫了。”

李母驚道:

“很痛嗎?”

“不是痛,是癢,比痛更難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